菜宝钱包(caibao.it)是使用TRC-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,Usdt收款平台、Usdt自动充提平台、usdt跑分平台。免费提供入金通道、Usdt钱包支付接口、Usdt自动充值接口、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。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、一键调用API接口、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。

首页科技正文

机票为什么突然变贵了?

admin2022-06-0811

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市界 (ID:ishijie2018),作者:林夏淅,编辑:刘肖迎‍,头图来自:视觉中国


原计划5月底从陕西飞丽江的于安,月初看到的机票价格在800元~1500元,但20号左右打算订票时发现价格已经接近3000元的水平,再加上这趟航线必须中转,需要收两次燃油基建费,大幅上涨的票价让他最终取消了出行计划。


于安经历的机票涨价并非个例。


微博上有不少网友吐槽,此前低价定下的机票被航空公司退票,重新购票价格大幅上涨,但可选航班减少,且燃油费也从年初0元上调到了60元~120元,根据最新规定,6月5日开始,燃油附加费还将进一步上调。


打算端午节买票回家的学生党大呼,“再涨价考完试我走路去三亚”,“斗胆问一下你烧的什么油?”


一、涨价,涨价


除了往年节假日自然上涨的需求导致的票价上涨,今年这一波机票涨价的背后,有了更多的“推动力”。


5月16日,民航局组织国内航空公司召开了视频会议,通知称,财政拟对国内航空运输企业运营国内客运航班予以资金支持。


具体方式上,从5月21日开始到7月20日的两个月时间内,只要国内日执行航班总数在4500班以内,那么客座率低于75%的航班,亏损部分将由财政给予补贴,保证航空公司至少不亏损。


在此之前,国内每日起降航班量平均为2700班,远低于正常航班量。这可能导致民航各专业技术人员(尤其空勤人员),在“无航班可飞”的情况下,技能水平有所下降,通过补贴保持运行的基本费用,也可以达到夯实行业安全基础的目的。


原本是一件好事,但为什么导致机票价格明显上涨呢?


一种说法是,根据政策,想要获得补贴,那么国内41家航空公司每天平均可以飞的客运航班量就不能超过4500班,此时,一定程度上提高票价可以带动收入增长,即便因此客座率低于75%,也能够获得补贴,航司也就有了涨价的底气。


但实施刚满10天,5月30日就有消息称,各家航空公司已经收到《关于暂停在航线航班管理系统航班补贴模块申报航班计划的通知》,相关政策将从6月4日开始暂停执行。


这意味着,“4500班保底补贴政策”仅持续了2周时间。


针对机票涨价的问题,民航局方面回应称,补贴政策实施前,航空运输市场有效需求严重不足,导致供求关系严重扭曲,国内航线平均票价远低于行业平均公布票价水平。从补贴原理上讲,不会存在航空公司通过提高票价多得补贴的可能。


至于政策暂停,民航局相关人员表示,享受补贴的基础是每周内全行业日均航班量不超过4500班,目前并非补贴政策暂停,这是一个动态调整的“保底”政策。


结合飞常准大数据,2022年4月份,国内航班执行总量基本在2000班到4500班之间,全月平均执行量为3340班,但5月8日以来,这一数值已经稳定在了4500班以上,全月平均执行量约4800班。


除了补贴政策和需求回暖之外,国内乘坐飞机需要缴纳的燃油附加费也在2022年1月~6月经历了五次上调,“存在感”越来越强


2022年1月,航空公司一度取消燃油附加费,每张机票只需要另外支付50元机建费。但2022年2月开始到2022年6月,燃油费不断上涨,最新公告是,6月5日之后每张单程机票需要支付80元/140元燃油费,机建费和燃油费合计最高可达190元。



如果是一些需要中转的航线,每一段航程需要单独收取机建和燃油费,假设两段航程都超过800公里,那么合计需要支付的机建及燃油费就达380元。


在这背后是不断上涨的国际航空煤油价格。按照2015年关于民航燃油费的相关规定,当国内航空煤油综合采购成本超过每吨5000元时,就会按照一定的标准收取燃油费。


而2020年5月开始,航空煤油价格持续上涨,2022年1月为740美元/吨,基本达到了收取燃油费的标准,到2022年5月更是达到1380美元/吨的历史高位,涨价最终还是需要乘客来消化。


一系列因素共同推高了近期的机票价格,不少5月中下旬购买机票的用户已有相对明显的感知。而一组来自飞常准大数据的机票均价,对这种“感觉”进行了一定的佐证——2022年5月21日至5月30日,国内客运航班均价为816元,比前十日均价572元上涨了42.66%。



随着6月5日燃油费再次上调,一张机票130元或190元的机建燃油费,可能已经和一些折扣机票的裸票价格相当,届时涨价的感知还会更加明显。


二、消失的“白菜价”


高呼涨价的一个原因在于,大多数用户已经习惯了过去两年的机票“白菜价”。


自疫情爆发以来,为了刺激需求,航空公司时不时采取低价刺激消费的方式,低折扣的机票越来越多。


根据携程旗下FlightAI市场洞察平台发布的《2021年民航年度总结报告》,2019年至2021年,国内机票平均价格分别为758元、598元和678元,显然2020年和2021年整体机票价格不如疫情前。


这种被扭曲的供需关系,也让航空公司陷入了一个相当被动的局面。


从最直观的收入来看,和2019年相比,2020年7家A股上市航空公司收入合计只有2743亿元,同比减少了45%,2021年合计3039亿元的收入虽然有小幅回升,但仍较疫情前相去甚远。


2021年民航公报数据显示,全行业航空运输飞行时长从2020年的876万小时回升至932万小时,但客座率不升反降,只有72.4%,同样远不如疫情前的水平。



这种缓慢恢复结果是,2021年7家上市航司合计亏损396.37亿元,较2020年1094亿元的亏损看似有所缓解,但其实主要原因是ST海航的净利润由-687.43亿元转正为40.47亿元,其他航空公司的亏损并未有明显好转。


就连2020年唯一盈利的华夏航空,也在2021年陷入0.99亿元的亏损。


更令人担忧的是,2022年一季度数据显示,航司的收入进一步减少,亏损则进一步扩大——3个月内7家航司合计收入只有588.73亿元,是2019年以来最低水平,合计亏损则达到280.25亿元,远超出了2020年和2021年同期数据。



持续的巨亏源于大幅缩短的飞行时间和保持低位的客座率,这让行业内大量以飞行时间为基础计算薪酬的飞行员、空乘人员收入严重缩水。


从已有的相关报道来看,由于每月实际到手收入锐减,空姐们有主动选择另谋他路的,有被动裁员的,也有依然留在行业内,接受大幅缩水的收入。


年报数据显示,2016年至2019年,7家航司合计员工人数每年都保持1.5至2.2万人的净增加,同比增幅在5%至8%之间,但2020年较2019年只新增了14人,2021年甚至净减少3016人,首次出现同比减少的局面。



参照2022年一季度惨烈的亏损,未来航空业的员工人数可能还会进一步下降。


针对空乘人员收入持续的下滑,国内已有五家航空公司相继发布了薪酬保底政策。


据其他媒体报道,其中南航对月薪不足3000元的,补齐至3000元,国航统一按照40个小时发放小时费,东航则按照30个小时发放保底,川航给不同地区的员工提供4000元到5000元不等的保底收入。


曾经光鲜十足的空姐空少,如今只能靠公司发放的保底工资,这无疑是航空业遭受沉重打击,最为直接的体现。


三、连锁反应


面对整个行业的难题,航空业曾展开过一场“自救”,但从扩大的亏损面来看,收效甚微。


2020年6月18日,东航推出“周末随心飞”,打响了航空公司“随心飞类产品”的第一枪,这之后南航的“快乐飞”、春秋航空的“想飞就飞”等产品陆续推出,价格多在3000元上下,大多可以在半年时间内选择特定航班,被视为航空公司降低空座率的一种“双赢举措”。


但随之而来的是好坏参半的用户评价。有人惊喜于薅到了航空公司的羊毛,计算下来每次飞行费用不超过100元,但更多是吐槽抢票难、限制多的用户。


紧接着是团餐,南航、厦航利用自有的配餐子公司,推出各类团餐外送服务,为返工后食堂尚未开放的机关、企业、事业单位等进行集体配餐,“送外卖”也一度被调侃为航空公司的副业。


川航则充分利用了“四川火锅”这一地方特色,推出过“今日下单、明日送达”的火锅包邮外送服务,有248元和448元两档产品,包含了锅底、菜品、油碟和桌布,一应俱全。


相比之下,更引人关注的还要数航空公司的带货直播间,各家航司的粉丝数量在数千到上百万不等,其中海南航空、南方航空是相对成功的代表。


蝉妈妈数据显示,南方航空旗下两个抖音账号,近30天内共直播了82场,累计销售额2513.1万元,其中最高纪录是5月14日,单场销售272万元。


更胜一筹的海南航空,近30天内直播26场,累计销售额4178.5万元,最高纪录是5月13日,单场销售额546.2万元。


479元至589元的100ml雅诗兰黛小棕瓶、617元至639元的230mlSK2神仙水,以及499元至545元的100ml海蓝之谜精粹水等热门的产品,售价均较天猫旗舰店便宜一半左右,在直播间内的单品销售额达到数十万至数百万元。


但问题已经出现,市界发现,通过官方抖音账号进入商品橱窗,显示的卖方是一些在香港登记的美妆公司,而非海航、南航这些航空公司本身。在海航直播间的画面中也有一则不起眼的声明:“直播间商品销售者为购物链接所属的店铺经营者,而非本直播间”。


近期已有关于消费者在海南航空直播间买到假货的消息,目前仍处于维权阶段。


除了上述相对常规的操作之外,中国香港、日本和澳洲均有航空公司2020年就开通了“观光航班”,载着旅客在对应区域的上空转一圈看看风景,过程中提供酒水,大概1.5小时后再回到起点。其中香港快运的机票售价388港元,日航收费2.4万日元起(约合人民币1500元)


另外,新加坡航空还将两架A380客机改装为了餐厅,用户需要在航站楼登机后进入对应餐位用餐,价格在260元至3000元不等,相当于一种地面机舱内的沉浸式餐饮服务。


可惜的是,从结果来看,这些花式自救虽然开发了航空公司的无限潜力,但还是没能救其于水火,产业链上下也不可避免受到了影响。


除了海外的波音和空客,国内主营飞机租赁和销售的渤海租赁,2021年以174.41万人均年薪位列A股第一,但2020年以来直到2022年一季度始终处于亏损。


其2021年年报显示,报告期内公司仍面临部分航空公司租金延付、租金违约及承租人破产的风险,年末确认了合计5.18亿元的信用减值和35.07亿元的资产减值,后者包括对飞机机体的25亿元减值准备。


在2022年2月相关部门印发的《关于促进工业经济平稳增长的若干政策》和《关于促进服务业领域困难行业恢复发展的若干政策》中,民航是被提及的受疫情影响最大的五个行业之一,政策方面正在给予一定倾斜,促进民航借助发展基金、发债融资等途径平稳发展。


但从7家上市航司平均资产负债率来看, 2016年至2019年始终维持在63.47%至66.47%的水平,2022年3月末这一数值已经来到了79.96%,民航业还是来到了最艰难的时刻。


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市界 (ID:ishijie2018),作者:林夏淅,编辑:刘肖迎‍

网友评论